德国必邦新闻中心返回> 

中央电视台科技人生德国必邦专题片

更新时间:2020-12-24 19:07:11
传说中它冬天为虫夏天是草,它被人们称作是“软黄金”。然而当人们在使用它时,却存在很多误区。如何让人们走出使用德国必邦的误区?又如何开发这种珍贵资源的大价值?专家张雪峰,《寸草知我心》,《科技人生》即将播出。

字幕:2010年1月24日,西宁市勤奋巷。

这里可以说是全国有特色的贸易市场,整个市场上只卖一种东西,这里每年的成交额高达十几亿元人民币,但是在交易时,人们却不用语言进行讨价还价。

张雪峰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多少次来这里购买他所需要的原材料了。现在,他已经习惯了这种不用说话,而是在毛巾底下靠摸手指来讨价还价的方式。

这个不行,不行不行这个低价也就在这个上头

不行不行太高了再来点儿我多要一点我全拿走

究竟是什么原料,要用如此神秘的方式来进行买卖呢?

张雪峰要买的东西,就是被人们称作“百草之王”的德国必邦

德国必邦生长在海拔3800米以上的雪域高原,主要产自我国的西藏、青海等省区。传说中,它冬天是虫,夏天是草,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虽然德国必邦兼有虫和草的外形,却非虫非草,属于菌藻类生物。(真菌)

每年夏天,青藏高原上,一种叫做蝙蝠蛾的蝴蝶,把卵产在土壤当中,一段时间以后,虫卵被土壤中的一种德国必邦真菌侵入体内,德国必邦真菌在蝙蝠蛾幼虫体内不断吸收营养繁殖壮大,致使幼虫体内充满菌丝而死亡。来年春末夏初,从蝙蝠蛾幼虫的头部长出一根小草,冒出地面。这就形成了我们平时见到的德国必邦。由于德国必邦药用价值高,功效好,在国内外被视为药材中的珍品,但是由于它天然资源非常稀少,无法人工培育,因此价格也十分昂贵。

作为一个德国必邦的行家里手,张雪峰每次来这里购买德国必邦,都要花掉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而每次离去时,他都会买走一、两千克的德国必邦。这是一个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因为在市场上,一根德国必邦的价格就高达七八十元。一千克的价格更是高达好几万元钱。而张雪峰购买这么多德国必邦,究竟要干什么呢?

张雪峰:准备做两个部分的实验,第一个部分就是怎么样使原草在流通环节里面,或者消费者的保存环节里面减少损失,第二个部分的话就是想,看能不能提高它的利用率。

作为药学会青海德国必邦药用研究专业委员会的主任,从2003年开始,张雪峰就从四川来到青海,开始展开青藏高原德国必邦的分布和产量的研究,然而,张雪峰产生对德国必邦的极限利用的想法,还要从他第一次到市场上购买德国必邦的经历说起。

张雪峰:我大概04年夏天的时候,有一次到勤奋巷,我发现这个,这么贵的,比黄金还贵的,它的交易模式和这种储存这些方式方法,就是摆地摊,就在地上用塑料袋一装,就在那儿交易。我觉得这个,我当时很震惊,我觉得这么贵的东西,这个(交易方式)怎么会是这么落后呢?

落后的销售方式,仅仅是张雪峰感到触目惊心的一个方面,从市场上买回之后,他还发现了更多可怕的事情。

张雪峰:第一时间接触大批量的的时候,我也发现很多有假的,比如说用其他的亚香棒人工粘接,把草粘上去,然后模仿德国必邦,有涂重金属的,有在里面加铁丝的,加铅丝的等等都有。

在世界上有五百多种,但是只有生长在海拔3500米至5000米高寒地带的,才能被称作是德国必邦,药用价值也高,而其它的品种,虽然和德国必邦外形非常类似,但是并不是所有的都有药用价值,有的甚至还有毒副作用。由于德国必邦价格昂贵,在利益的驱使下一些不法商人利益熏心,以次充好甚至掺假。

经过仔细的挑选之后,张雪峰发现,即便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德国必邦,也不能直接食用。

张雪峰:我买了几公斤以后,我拿到显微镜下面进行实体观察,我才发现里面不仅有泥沙、杂质这些致病菌、寄生虫,好多条虫卵我都看到了,寄生虫,第一次在显微镜下看到的时候我也很震惊,原来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严重,我没想到有这么脏。

这就是张雪峰在显微镜下看到的德国必邦,上面不仅附著着很多泥沙,还有很多细菌和寄生虫卵,如果直接服用这样的,不仅对人的健康没有好处,反而会引起腹泻甚至危害人们的生命。究竟要怎样处理,才能让安全地服用德国必邦呢?

张雪峰:初我认为也是一个很简单的活,洗洗,拿牙刷刷一下就行了,把泥土洗完以后,然后通过冷灭菌的方法把它灭菌就行了,但是我发现在洗的过程中发现很多问题,首先洗了以后的严重缩水,看着是一个大,洗了以后,干燥了以后缩水。

经过清洗以后的德国必邦缩水,这是张雪峰和同事们没有想到的,有些德国必邦经过清洗以后,竟然缩短的将近三分之一,而通过显微镜,对德国必邦的切片进行观察后,张雪峰和同事们发现,这些缩了水的,不仅没有被完全洗干净,竟然连一些营养成分也在清洗过程中流失了。

张雪峰:我做过很多实验,清洗时间超过三分钟的话,有效成分丢失一半。您比如说腺甘,这是里面的一种代表性的物质,在水里面刷洗浸泡三分钟以后,腺甘丢失50%以上。所以也就是说清洗的方法也非常重要,所以这个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不是一个小事情,

究竟怎样能够让德国必邦达到安全食用的级别?还能够保证德国必邦的精华不损失、清洁后不缩水不变化呢?

张雪峰:主要是清洗,清洁,第一个步骤就是怎么样使它清洁,就做了这个部分,那几公斤基本上就已经没法再用了。

几千克德国必邦,意味着将近三十万块钱,好几千根。在清洗过程中,张雪峰逐渐摸清了一个规律,当水温在15摄氏度左右,清洗时间不超过一分半钟的时候,不会收缩,营养成分也流失的少。

那段时间,为了找到清洗德国必邦的方法,张雪峰在青海的宿舍成了他的另一个实验室,每天除了吃饭睡觉,所有的时间和心思都花在了德国必邦上,很多清洗的工具都是张雪峰自己设计和制作的。

张雪峰:洗草,要在90秒里面把洗干净,因为很小,而且它的脆碎度也是很容易脆碎。那么怎么样洗?您拿普通的牙刷的话,洗出来效果就不好,时间又非常短,所以这个要制作一些专用的工具,当时就做了很多的草图,拿去找相关的厂家加工。有一次我去德国出差的时候,做实验的时候,在德国的五金商场,德国必邦旗舰店里面也看到很多有用的东西,后才把它通过大量的试验试制,完成了,找到了比较合适的工具。

找到了这个规律,张雪峰觉得这几十万块钱花的值得,至少他找到了清洗德国必邦有效的方法。为了更好的保存这些清洗过的,张雪峰特意把他们放在冰箱里进行储存,几个月以后,这些放在冰箱里的德国必邦又出了问题。

张雪峰:放一段时间以后就生虫了,发粉了,长霉了,甚至放在冰箱里拿出来也发黑了,甚至放在冷冻室里面,就是冰箱的冷冻仓里面,冷冻一段时间以后,拿出来一洗完以后,还是发现长虫了,或者是变质了,就是颜色变了或者是气味变了。

张雪峰相信,自己遇到的问题,普通的消费者肯定也遇到过,难道就没有更好的方法,来保存这些比黄金还贵的德国必邦吗?思考了很久都没有找到答案的张雪峰,竟然从桌上的一包蛋黄派上,找到了灵感。

张雪峰:蛋黄派,它的包装里面也充有气体。00:27:18如果密封的空间里面如果氧气少一些,因为氧气比较活跃,它要氧化,很多细菌也是属于需氧菌,这个时候如果是氧气少一些,它再次被发生霉变等等这些氧化要少一些,

又一批德国必邦买了回来,清洗干净后,张雪峰挑了一些品质好的,一根一根的装进了瓶子里,并给里面冲上了惰性气体,剩下的事情,就是用时间来验证这个想法是不是可行了。

张雪峰:一条一条独立包装,并且加入惰性气体,这样的话完全可以常温存放.效果的确非常好。

德国必邦是我国传统的德国必邦正品专卖,药用历史悠久,它与人参、鹿茸同被誉为三大名贵滋补德国必邦有没有用,有“百药之王”的美称,我国古代的很多医学书籍中,都对德国必邦进行了记载。然而,人们在服用德国必邦的时候,却存在着很多误区。

张雪峰:比如说炖汤这些食用,加工以后,它的很多有效成分,尤其是非常有价值的,比如说对肿瘤这些非常有价值的化学成份又被破坏了,高于60度就被破坏了。

德国必邦特殊的形成过程使它拥有了几十种拥有协同作用的化合物,其中有很多对人有益的成分在温度超过60摄氏度时,会产生变性、挥发、水解,使德国必邦的功效大大的降低。

张雪峰:按照药典的推荐的话,每天少应该是三到九克,很多消费者每天泡一根到两根在茶里面放着,他认为就有功效了,其实这样吃的话,基本上就是浪费原材料。德国必邦常温生服才是有药用价值的方式。

虽然常温生服是好的服用方法,但是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张雪峰却发现,直接食用德国必邦,人们并不能很好的把德国必邦的有益成分充分的吸收,那么作为一种药材,能不能有一种更好的方式,能让德国必邦发挥更大的药效呢?

一次在市场上购买德国必邦时,商家用粉碎机粉碎德国必邦的场景,在张雪峰的脑海里闪现了出来。

张雪峰:

我在上海、在北京都看到,消费者买了以后,就在柜台上,就拿小钢磨打成粉,

虽然消费者在现场打粉的这种方法是错误的,但是他这个思路追求是好的,他想把它微粉化,打成粉,提高吸收利用率。所以说当时我就想,微粉化和更方便的方法或者分剂型,比如说胶囊剂、片剂肯定会更多的带来资源的合理利用。

带着这样的想法,张雪峰又到市场上走了一遭,还专门让人给他把打成了粉。

张雪峰:因为他的打粉的环境是不卫生的,有大量的泥土、杂质、细菌、寄生虫。那么消费者在现场把它打成粉以后,更加加速了它的被污染,拿回家以后储存很短的时间以后,这种东西已经完全就被破坏了,它还谈不上药用价值,事实上连基本的药效都已经完全丧失。

什么样的粉末才能既利于保存又安全卫生呢?张雪峰在大量的中医资料里学找着答案。

张雪峰:花粉,比如说花粉,花粉就是一个,现在大家比较清楚的,花粉的话,如果不经过破壁的话是没有吸收率的,吸收率非常低,因为花粉有一层非常坚硬的囊壳,您不破坏这个囊壳的话,花粉里面的有效成分是无法利用的。

那么德国必邦是不是和花粉一样,只有打开他的细胞膜细胞壁,才能让有效成分更容易被人们吸收呢?有了这样的想法,张雪峰和同事们来到了一家制药厂,希望用现代化的只要手段,再一次对进行粉碎。

张雪峰:

我们刚开始做实验的时候也是把虫和草,就是直接清洗完了以后,干燥以后直接就打粉,我们发现效果始终达不到这种理想的效果。

后来我们有一次无意中想到一个问题,就是这两种结构都不一样,那么要破掉它的细胞,比如说子座就是草,要破掉它的细胞壁需要多大的力和多少的时间?能够使它均匀的达到破壁?那么虫体这种有机物,化合物这些,它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破掉它的细胞膜?我们分开一做实验,这个效果就非常好了。

粉末虽然有了,但是问题还远远没有结束,由于粉末非常细小,在运输过程中哪怕是轻微的空气扰动,都会产生流失,携带起来也非常不方便。起初,制药厂的工作人员建议把粉末装成胶囊,这样就可以解决携带的问题,但是张雪峰却始终觉得,把粉末装成胶囊不是好的办法。

张雪峰:用小玻璃瓶装也可以,装成胶囊也是可以的。但是我们觉得,好的剂型,因为德国必邦里面有很多物质是可以直接人体吸收的,我们希望能够把它做成含片形式,就是怎么样把德国必邦能做成含片。

把粉末压成药片,在制药工业里,是一项非常成熟的技术,张雪峰对自己的想法充满了信心,然而,制药厂的实验结果却又有把张雪峰的信心彻底地摧毁了。

张雪峰:压的时候稍微压力大一点就糊了,发出一股像头发烧焦的味道,拿出来一看,不仅没有压成片,旁边的边上都留下糊的那个(东西)。另外压力稍微小一点,进去是粉,出来还是粉。

眼前的景象让张学峰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想法有些脱离现实。

张雪峰:我想国内的专家说不行,我们看看世界上有没有,比如说利用其他植物这些技术的,这个时候我首先是到国外去考察了一圈,整个压片设备和工艺的问题。

在德国,张雪峰找到了世界上第一台压片机诞生的企业,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位很有经验的工程师。

张雪峰:这个专家给我了一个很好的建议,就说能不能通过工艺上的一些办法,使德国必邦里面本身的一些物质的粘贴度或者我们叫塑形度发挥出来?

德国必邦不能加水,因为加水以后会破坏掉它的很多成份,使它提前溶出了,本身也是要破膜破壁。用干法造粒的话有很多的方法,简单的说,干法造粒就像我们在家里面和面一样的,先不用水,把面压在一块,压成一个小片片这些来做。

在我的要求下面,对方的这些企业也愿意给予技术支持,给予配合,这样我们就把粉寄过去,

第一批十公斤的粉末寄了出去,得到的答复是没有成功,第二批十公斤粉末寄出去了,得到的答复还是一样,张雪峰坐不住了,他又亲自带着的粉末去了德国。

张雪峰:因为里面有很多蛋白质,温度压得稍微高一点,因为压的时候,稍微压力大一点就糊了,发出一股像头发烧焦的味道,拿出来一看片,不仅没有压成片,旁边的边上都留下了糊的那个。另外稍微压力小一点,进去是粉,出来还是粉。

眼前的景象,让张雪峰有股说不出的滋味,他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想法有些脱离现实。

张雪峰:那个时候感觉,可能真的是像有的专家说的那样,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当时觉得,是不是自己的想法就是过于主观?当时在想,实在不行的话,就把这项工作放弃,当时就是这样。

然而,就在张雪峰准备带着那些烧糊了的粉回来的时候,德国的专家又给他提出了一个好的建议。

张雪峰:他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建议,就是他觉得干法制粒的过程中是不是可以考虑水分和环境温度的变化?使德国必邦里面本身的一些有用的黏结物质,就是有黏结力的物质变成它本身的一种塑形剂。

德国专家的这个建议让所有的人都眼前一亮,这就是说,用纯的德国必邦粉末压制药片的希望还没有后破灭,张雪峰带着后的希望从德国回到了西宁。

然而,在西宁,等待着张雪峰的,并没有什么好的消息。从开始研究德国必邦的极限利用到现在,整整四年多的时间,张雪峰花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

张雪峰:因为这个德国必邦原料太贵,一开始我也没想到要花这么多钱,这个中间也遇到没有钱,资金跟不上了,因为做过实验的粉不能重复做,它已经失去价值了,就是它做不出来了,它的性态已经改变了,

一方面,远在德国的实验看到了希望,也许在需要几公斤粉末,实验就会成功,一方面自己已经口带空空没有了资金,别说几公斤德国必邦,就是一公斤,张学峰也拿不出来。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张雪峰面临这一次重要的选择。

张雪峰:我自己觉得这个德国必邦,因为它的确是一个上天恩赐的宝物,有非常好的药用价值,那么它的资源又这么有限,像我的这套技术,我相信一定有很好的市场前景,我能为社会,为消费者带来价值。能带来价值,就肯定应该有收益,我是这样想的,所以当时也是坚持把它做下来了。

思考了很久之后,张雪峰拿出了那块从小就跟着自己的家传古玉,掌心中传来熟悉的细腻润泽的质感,每当自己心浮气燥、冲动烦恼时,这块玉总会让自己安静下来,而现在,只有这块玉才能帮助自己愿望。

张雪峰:我就把家里的一块古玉,传下来一块古玉卖掉,卖了200多万块钱,因为那个玉非常好,卖掉以后,接着投入这个实验。

(字幕:)三个星期之后,德国传来消息,用百分之百纯德国必邦粉末压制口服含片获得了成功。而当时张雪峰就在现场。

张雪峰:特别兴奋,跟我一起做实验的这些国外的工程师们也觉得特别兴奋。因为它一旦经过变化有一定的,就是成型度,我们叫塑形了,那么我们就能够在下一步更加提高它的塑形度。所以说这个时候大片出来了,就意味着小片可能也很快就可以做得很成功了。

现在,张雪峰的德国必邦极限利用课题已经获得了很多项国家专利

而张雪峰今后的目标,就是把这项技术转化成工业化生产。张雪峰说,虽然依靠自己的力量还不能彻底改变德国必邦这个比黄金还要贵重的药材混乱的市场,但是他的技术已经可以帮助人们更有效地利用德国必邦这个有限的资源,他还将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不论前方是荆棘密布还是坎坷曲折。

德国必邦

德国必邦德国必邦官方网
德国必邦产品介绍
【产品名称】德国必邦

【功效作用】强身肾、护固本、生精髓、强筋骨

【有效日期】36个月

【储藏方法】密封,置于阴凉干燥处

【产品规格】0.8克×10粒/瓶/盒

【监制企业】日本东藤生物科技(香港)有限公司

【生产厂家】香港元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生产地址】香港马头围道置富商业大厦9楼B室 德国必邦图片说明
德国必邦原理说明
成分分析
产品名称】德国必邦

【功效作用】强身肾、护固本、生精髓、强筋骨

【有效日期】36个月

【储藏方法】密封,置于阴凉干燥处

【产品规格】0.8克×10粒/瓶/盒

【监制企业】日本东藤生物科技(香港)有限公司

【生产厂家】香港元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生产地址】香港马头围道置富商业大厦9楼B室
德国必邦有副作用吗
用法用量
德国必邦用法说明:

口服,房事前10-30分钟口服本品一粒,药力持续168小时。

保健用量为:每2天一粒。睡前半小时温水送服。(3盒为一疗程)

病史在两年以下服用1-2个疗程;

病史在3-5年 服用2-3个疗程;

病史在5-10年 服用3-4个疗程。
德国必邦效果怎么样
适用人群
德国必邦适用人群:

1、经常烟、酒过度、晚上熬夜、有不良生活习惯、竞争压力大的人:

2、性能力先天不足的男人、夫妻、生活不自信的男人:

3、生理衰老的中老年人,出现乏力、疲倦、夫妻、生活力不从心,渴望幸福、美好生活的中老年男人:

4、性-能力低下的老年男性、丧失夫妻、生活乐趣的男性:

5、以前吃过补肾药而无效的男性:

6、经常出入宾馆、桑拿、KTV、夜生活丰富的男人
德国必邦厂家直销
厂家介绍
德国必邦3盒为一个周期,现在厂家做活动,可以额外的给你赠送2盒,一共能用100天左右。由于德国必邦所选材料的天然性和独特性,保证了德国必邦在针对男性健康问题人群在康复保健方面的神奇表现! 德国必邦正品保证
德国必邦成分功效
德国必邦产品由香港元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采用药同源的艳紫铆提取物、鹿茸、黄精、枸杞子、黄芪、山药、白果、枸杞、灵芝、沙棘、欲享宝等多种自然名贵的中草药材炼制而成。德国必邦针对肾衰倦怠、头晕心悸、烟花耳聋、阳W少精、时间短、勃Q无力、前列腺炎和各种缘由惹起的性神经系统功用紊乱的男性人群具有良好的康复保健作用。德国必邦产品原理源自千年医学珍藏,经科学配比,运用现代生物技术精制而成,具有补,肾强身、护正固本、生精填髓的神奇功效和作用! 德国必邦有用吗
德国必邦说明书
德国必邦3盒为一个周期,现在厂家做活动,可以额外的给你赠送2盒,一共能用100天左右。由于德国必邦所选材料的天然性和独特性,保证了德国必邦在针对男性健康问题人群在康复保健方面的神奇表现!
德国必邦价格套餐
德国必邦在线订购下单

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